科威特的外籍人
——大使日记
2019/07/20
 

  初到科威特时,我曾拜会纳瓦夫王储。会见前,一位西装革履的礼宾官陪同我候见。出于礼貌,我同他谈起我对“贵国”的美好印象,但让我意外的是,话音刚落,他却说:“大使阁下您误会了,我不是科威特人,我来自埃及”。虽然之前对科威特外籍人占大多数的独特人口结构有所耳闻,但高至王储级别的国家领导人,其礼宾工作却由外籍人负责,在外交场合并不多见。这折射出外籍人融入科各行各业程度之深。

 

 

 

  据科威特官方统计,科近410万的总人口中,外籍占70%,比本国国民两倍还多,主要来自印度、埃及和菲律宾等国。他们有的是为谋生计而成为“科漂”,有的甚至就在科出生长大。科威特各行各业都有外籍人身影,教师和医生行业中外籍人占比很大,而出租车司机、超市收银员、建筑工人等甚至清一色都是外籍人。在外交部这样颇为“敏感”的部门,埃及、孟加拉籍的服务员穿梭于各办公室端茶倒水、跑腿送件屡见不鲜,甚至在军警系统这样事关国家安全的部门,也允许接收外籍士兵和技术人员。

 

  如此人口结构倒挂的现象也许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,但在科威特等海湾国家却司空见惯。这些国家自上世纪开采石油“一夜暴富”后,迅速进入物质高度发达的均富社会,吸引大量外籍人口涌入谋生。当地人乐享安逸的高福利生活,外籍人士则成为“劳苦大众”从事各种服务行业。但近几年随着国际原油市场持续低迷,以能源出口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科威特面临一定经济压力,不少当地人认为大量的外籍人口占用了太多国家资源,因此对外籍有越来越多的非议,一些颇有“排外色彩”的政策相继出台,比如为外籍获取科威特签证设置更高门槛,提高外籍在科生活成本等。科政府设立“国家人口管理委员会”,明确设定未来7年内将外籍人口数量削减150万,使其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限制在25%以内的目标。

 

 

 

  但也有人对这些限制外籍的政策提出异议。科《政治报》总编艾哈迈德曾在专栏中写道,科应向周边国家阿联酋学习,奉行更加开放的政策,以吸引更多外资和技术,刺激消费,带动经济发展。

 

  应该说,适当调整人口结构,疏解部分行业过大的外籍比重,对于提升社会运转效率,促进国家发展有好处,但如果将所有社会问题都归咎于外籍,一味进行限制,恐怕难免矫枉过正。

 

  当前,很多地区国家都在努力推进国家发展战略。时间不等人,科威特如何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人口结构优化,同时继续保持对外开放,在地区各国角逐中脱颖而出,实现萨巴赫埃米尔提出的将科建设成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的“2035国家愿景”,需要科政府费更多心思考虑 。不过,过惯了人均被两个外国人“侍候”的日子,生活还会这么安逸吗。(部分图片来自网络)

推荐给朋友:   
全文打印       打印文字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