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好、安宁的国度——我与中国的故事
2021/03/10

 

  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叫侯赛因·穆斯塔法,今年70岁,科威特人。我在科威特高中毕业后,到英国学习工程学,之后又前往美国留学。回科后,我在科威特科学研究院工作了19年。从1994年起,我和孩子们多次游览中国,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拥有伟大和古老文明的国家,萌生了去中国定居的想法。

 

  1998年,我决定和孩子们前往北京,移居中国。当时中国虽不如今日发达,到中国工作的工资也并不优厚。周围有的人说我疯了,但我笃定这是我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之一。

 

  在中国期间,我主要在大学教授工程学和英语。我认识了许多朋友,其中有不少是我的学生。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,去彼此的家中作客,他们甚至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。他们尊师重教,和我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。迄今为止,我已游览了中国大江南北96个大大小小的城市,认识了来自不同民族的许多中国人,留下了美好的印象。

 

  有这么一件事令我记忆犹新。98年我在中国的西北城市兰州办事。有天我在乘车时遇到一名中国人,他问我来自哪里。当听到我说科威特后,他便高兴的问我能不能请我去家里吃午饭。虽然有些犹豫,但在他坚持下,我最终接受了他的邀请。他一家都是穆斯林,对我非常友好,非常热情地用当地美食招待我,临走时还要送给我非常名贵的中国茶叶。我受宠若惊,连连道谢并表示已经受到了很好的招待,不能再接受这样贵重的礼物。但主人说,大约30年前他去沙特朝觐时,是先去的科威特然后经陆路前往沙特。在科期间,也有这样一户科威特人家,虽然不认识他,且和他语言不通,但却慷慨地邀请他去家里作客,并给他提供许多帮助。于是当听说我来自科威特后,他非常高兴,终于有机会报答当年科威特友人的恩情。

 

  中国西北地区是中国穆斯林的主要聚居地,上面提到的兰州是其中之一。此外还有一个著名的地方就是新疆。我曾多次去过新疆,在那里的清真寺和成百上千的当地人一起礼拜,在清真饭店里享用清真美食,从未感觉到那里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有什么问题。不仅如此,作为一名穆斯林,我在中国的其他地方也都感受到了充分的宗教自由。中国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都有许多清真寺甚至穆斯林聚居区,穆斯林可以庆祝他们的节日、履行他们的宗教义务。但近几年,总有些科威特朋友担心我在中国的情况,问我是不是也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甚至“宗教压迫”,因为他们在一些媒体上看到类似的报道,但这是对中国对待穆斯林方式的极大误解和抹黑。事实正如我上面提到的,与此完全不同。我的许多学生也是穆斯林,其中一些来自新疆。他们都热爱他们的国家,对于自己是中国人、是穆斯林感到自豪。

 

  中国是一个非常安宁的国家,在我去过的众多国家中,并非每个国家都能给我这种安宁感。但是2016年我在新疆出差期间,有天不幸发生了一起暴恐案件,数十人被杀害,令我十分震惊。第二天起,当地安全部门采取了严格的检查、保卫措施。中国有个别穆斯林向我抱怨措施给生活带来不便。我告诉他们,这是为了你们好,是在保护你们!

 

  如今,我已在中国生活了23年,在北京买了房,我的孩子尤努斯从中国医科大学毕业,回到了科威特工作和生活;尤素福也已从另一所知名高校首都医科大学取得博士学位。作为一个科威特人,我为自己的祖国而自豪,但我同时也热爱在中国的生活。这些年,科威特和中国的交往日益频繁,但我认为这还远远不够。很多科威特人了解美国,了解欧洲,但对中国这个拥有伟大文明、在世界上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国家还缺乏全面深入的了解。我们需要不断加强和中国的交往,特别是要亲身体会飞速发展变化中的中国。同时,中国高水平的教育质量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发展,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。科威特可在科技、工程、医学等领域借鉴中国经验。唯有如此,我们才能更 好将中科传统友好薪火相传、发扬光大。

 

推荐给朋友:   
全文打印       打印文字稿